70天整改VS五年大拆大建 洛阳留得住“历史文化名城”光环吗?

  • 时间:
  • 浏览:60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 洛阳、北京报道

  洛阳市老城区的东南隅,矗立着一座文峰塔。这座有一千多年历史的九层青砖石塔始建于宋代,重建于清初,和全国各地许多的文峰塔一样,都曾是居民祈求学业有成、鲤跃龙门的香火旺地。随着2013年洛阳古城改造的展开,附近的老住户纷纷搬离,一个斥资127亿打造的新景区“洛邑古城”出现了。

  景区对面,一座最初由开发商上海升龙投资集团打造、后被洛阳老城区国有控股公司古都集团接手的30多层住宅楼盘“古都天玺”(原名“升龙天玺”)矗立起来,隔着做旧的牌坊与景区内唯一的真文物文峰塔遥遥相对。而就在这片住宅区南端,原本为老城区东南隅拆迁户安置房预留的地块,至今仍然毫无动静。

  3月21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下发了对5个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不力的城市的通报批评,分别是山东省聊城市、山西省大同市、河南省洛阳市、陕西省韩城市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其中,洛阳存在在古城或历史文化街区内大拆大建、拆真建假的问题。两部门要求,各地需在2019年5月31日前将整改情况报告上报,如整改不到位的城市将提请国务院撤销其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称号。

  洛阳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5月中旬回复《华夏时报》记者来函询问时表示,彼时尚未上报整改情况,也并不确定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对将提交的报告会持肯定或否定的态度。此后记者曾多次联系,但并未获得进一步信息。不过根据洛阳网百姓呼声板块中老城区的官方回复,整改情况或已在5月24日前上报。

  

  “华夏之源、千年古都、牡丹花城、古今辉映、诗和远方”。在老城区一座正在建造的楼盘项目周围,一道绿色的草皮“围墙”上面贴着这些巨大的白色标语文字。洛阳的诗和远方究竟要落在旧朝恢弘宫殿的遗梦里,还是在现代城市机器的钢骨里,在来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监管部门最严厉的质疑下,成为一道向左还是向右的必选题。

  “拆真建假”悖论

  在许多年轻人眼中,洛邑古城确实是一个游玩的好去处。

  280亩的街区中,房屋瓦舍一概建造得古色古香,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皆备,烟局、钱庄、陶艺店、射箭馆、油纸伞店等具有文化特色的店铺应有尽有。最重要的是,这里可谓是汉服爱好者的胜地,不仅建筑氛围适合拍照,还有专门租赁古装的店铺。工作日的中午12点左右,记者在古城里还能碰到三四个穿着汉服的年轻人来此拍照。每日晚8时,还定时举行炫目的灯光秀吸引游客。

  

  尽管如此,洛邑古城和其他城市的仿古古城在商业形式上并无太大区别:名为钱庄的店铺里,售卖的大多是各种旅游纪念品,只有一个小柜台陈列算盘和钱币;一座名为“牡丹亭”的店铺,门口贴着“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的对联,内中提供的却是VR体验项目。

  建起这座古城背后的代价却极高。在这场2013年8月开始的征迁中,洛阳市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总共迁走9000余户、近2万名居民。然而,打着恢复古城的名号拆掉旧有的街巷,搬迁原住居民之后,以商业开发为实际目的新建的建筑,其风格和布局是否同明清相比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却一言难尽。尤其是古城一期北侧挖出来暂作游乐场的大坑,更是明显破坏了1988年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隋唐洛阳城遗址中部分街区的格局。

  是改善民生、发掘文物,还是大拆大建、拆真建假?包括洛邑古城在内的一众仿古建筑都面临着同样的两极评价。从前这些仅仅是业界或舆论的争议,但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进行通报批评和限期整改却让这些城市无法再回避这一问题。

  在清华同衡规划设计院遗产中心副总工程师、遗产一所所长张弓看来,拆掉大量普通人觉得品质低下的民居,转而去做仿古的工程,就是“拆真建假”的一大问题。他指出,历史化名城的保护和复兴不是简单地外观看上去好像恢复到某个时代的风貌,更多的是要通过城市历史景观的方法研究城市的功能布局,包括山水关系,街巷格局,不同建筑之间的材料、尺度和色彩,找出背后的社会、经济、文化原因,再结合今天的需求去织补,把真的东西留下来。

  “历史文化名城当中,名城的要素构成包括城墙、城门、衙署、文庙、孔庙、城隍庙、名人故居、历史街巷街区等等。如果这些都不要了,就不够名城(的资格)了。怎么把这些东西有效地继承和发扬,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一个很重要的(课题)。”5月30日,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付清远在清华同衡学术周的论坛活动中表示。

  大同的“潘多拉魔盒”

  此前,因为历史名城保护不力,其他城市也被通报批评过。

  2013年2月,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点名批评山东省聊城市、河北省邯郸市、湖北省随州市、湖南省岳阳市、云南省大理市等8个县市,并限期整改上报,将视整改情况决定是否请示国务院将其列入濒危名单。不过最终,并没有县市被亮“红牌”。

  自1982年“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机制建立至今,一直未曾明确设置退出机制。在舆论的呼吁下,直到2017年,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工作评估检查的要求中,才提出对评估检查发现问题逾期不改或被认定为已不具备条件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将建议国务院列入濒危名单或者撤销称号。

  此次被点名的五座城市中,只有山东聊城是曾经被通报过的,大同和洛阳都是首次被批评。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遗产保护与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飏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住建部、国家文物局等部门此前多次要求洛阳进行整改,但始终未能推动。

  大同则是所有城市中最受关注的,也是“古城恢复”模式的发起者。2008年开始,在明星市长耿彦波的主导下,一场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在大同展开,仅2008-2010年三年的时间就拆迁了3.7万户。新修复的古城墙、重修的华严寺等景区收获了冰火两重天的评价,一方面被不少文物专家批评为“造假文物”,另一方面获得了的赞誉,因为这一改造让从前破败不堪的房屋和道路都焕然一新。

  “老百姓觉得耿市长好是因为理解了他的初衷,这个初衷确实也通过一种方式实现了。但不一定为了恢复历史的荣光,为了改善民生、提升环境,除了复建古城以外就没有别无他途了,还有另外的路径也可以达到这个目标。”清华同衡规划设计院遗产中心副总工程师、遗产五所所长张谨指出。

  当日论坛中的另一位专家则指出,大同带来的最大问题是对全国城市产生了引导性作用。“大同完善之后,全国古城恢复如火如荼,现在热情还很高。而且这种行动力量很大,基本上都是当地政府主导,来势汹涌,基本上都打着人民群众有所需求(的旗号)向我们提要求。”该专家说。

  洛阳的古城就是一例。然而与大同人对耿彦波广泛的支持和赞誉截然不同的是,洛阳居民从最初就提出了异议。2014年,266户老城区居民将老城区政府告上法庭,起诉其违反国务院和建设部法规条例非法拆迁。这场轰动一时的诉讼以一个吊诡的结局收场:法院判定老城区政府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洛阳市城乡规划局会同洛阳市文物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作出决定前补偿安置资金也没有足额到位。但因前期已经投入巨额资金征迁,拆迁不能停止。

  名为古城保护的洛阳“生意”?

  2019年5月底,在北京工作的洛阳女孩小周好不容易休假回了趟老家。家住西工区的她路过老城时,惊讶地发现这里和小时候的印象已经大有不同,“到处都在拆拆拆”。

  在祖籍江苏的小周印象里,洛阳本地人在老城区,其他区的居民大都是建国以后五六十年代支援建设过来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洛阳曾经是全国五大重工业基地之一。作为“共和国工业长子”,洛阳拖拉机厂、矿山机器厂和轴承厂等企业都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重工业的辉煌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在这一轮城建当中,洛阳采取的是建立新区的方法,没有在老城原址上大拆大建。新建的工厂在平地上盖了不少职工宿舍、医院、住宅等等,小周和父母也居住其间。“小时候都没怎么见过平房,后来才发现平房都在老城区。”她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同她的观感类似,5月初记者实地走访老城区时,在距离隋唐洛阳城遗址2公里左右的地方看到的也是一片到处都有挖掘机的场景,平房已经十分罕见,某个十字路口甚至东西南北四面都有正在建设中的高楼。2017年一整年洛阳房价上涨了近50%,2018年各大开发商纷纷出手抢地,出现过三天刷新三个地王的高潮,每亩地单价最高破亿,溢价率超过100%。

  这样的场景,很难让人不联想起那场失败的胜诉中,居民代表对政府古城改造的意图作出的猜测:2012年老城区政府和开发商私下签了协议要在这里搞开发,建仿明清建筑的四合院高价出售。政府的方案名为“保护和整治”,实际上是要把历史文化街区全部推翻重建。

  

  所谓的“四合院”,指的便是古都(升龙)天玺项目,实际上这里开发的是高层住宅。2017年底,该项目在经历了停工、更换开发商之后终于交了房。2019年5月,二期开盘后半个多月就宣告售罄,单价也从一期的4000-5000元/平米上涨到8700-9400元/平米。

  然而5年前从附近搬走的居民,至今仍然没有住进安置房。根据当时安置方案,安置方式可以选择货币化或实物安置,其中实物安置有两处房源,一个是中原菜市场东侧的中原新城·华林苑小区,也就是升龙天玺南侧的中原新城B地块,另一个是距离较远的北辰·御花园小区。

  《华夏时报》记者走访发现,北辰·御花园楼盘2014年开建,2016年封顶,之后建建停停,始终没有完成装修,中原新城安置房更是基本没有动工迹象。附近一家房产中介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回迁房以后也不一定会盖在那里。在洛阳网反映民意民声的“百姓呼声”频道,关于老城区中原新城安置房的投诉问询几乎每月都有。“我们在五年前都按照区政府要求配合拆迁,如今都过去五年了,有的安置户没等住上安置房人都去世了,我们大多数老百姓都是有儿有老,年轻的没有自己的家,年老的不能落叶归根。”一位居民写道。

  记者也注意到,在5月20日老城区对东南隅安置户的回复中,提到中原新城B地块相关资料已修改完善,并将作为整改内容之一上报国家文物局。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本文来自于华夏时报网)

猜你喜欢